您的位置 : 首页 > 书库 > 《芳华正茂》芳华正茂下一句 健气受 芳华正茂419文

更新时间:2019-10-23 21:25:38

《芳华正茂》芳华正茂下一句 健气受 芳华正茂419文 已完结

《芳华正茂》

来源:阅文集团作者:孔词分类:现代言情主角:华裳,张良娣

火爆新书《芳华正茂》是孔词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主角华裳,张良娣,书中主要讲述了: 连珠瞪着杏仁似的一双大眼,不解问她:“夫人,还有何事?” “哼,事儿多了去了。”待到心气顺了,华裳才扭着头责问道,“我问你,那个...展开

《芳华正茂》免费试读

连珠瞪着杏仁似的一双大眼,不解问她:“夫人,还有何事?”

“哼,事儿多了去了。”待到心气顺了,华裳才扭着头责问道,“我问你,那个承德宫是谁住的?”

连珠闻言,颔首轻声道:“回夫人的话,承德宫正是皇帝陛下的寝宫。”

皇上住的地方?华裳禁不住咋舌,太后算盘打得真是高明,这头她还八字没一撇,那头她老人家就自己热乎上了。

以为住得近就近水楼台先得月了吗?

不甘心被人如此摆布,华裳更加坚定了出去之后赖上楼二少的信念。

只是……

一大早起来,门口站着的那么多花枝招展的女人是怎么回事?

刚穿好衣服的华裳,收紧袖口再次问了一遍连珠:“你说她们是来给我请安的?”

“是的,夫人。”连珠一面给她梳妆,一面点头。

镜子里绝美的面容有些呆滞,华裳愣愣地问:“好端端的,给我请什么安?”

连珠缓缓地将金步摇插进她的发间,垂下的珠玉穗子随着华裳说话声而轻轻摆动,落下细碎的剪影。退后两步看了看,发觉没有不妥之处,才回答她:“因为夫人是夫人啊。”

“你骂我是不是?”镜子里俏颜陡然一冷,从刚进宫那会子她就想说这句话了。

是,皇朝野史上是说了她民间雅号华夫人,可那是因为她克死了三位夫婿才得来的是不是?现在倒好,他们一个两个仿佛都觉得好听似的,张口闭口的华夫人,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克夫吗?

连珠被她说得一呆,半晌反应过来,慌忙跪道:“奴婢口误,还望夫人恕罪。”

恕罪?恕什么罪?揭人短之罪?

所以说,宫里头就这点不好,动不动就有罪,动不动就杀头,生死全不由己。哪像在楼府,她若嫁过去,一个不高兴想打谁打谁,想骂谁骂谁,连二少爷都得乖乖受着。

这些,皇上他行么?

轻叹着伸手扶了连珠起来,华裳也不避讳,直白说道:“你别在我面前来那一套,我可不是你的娘娘,不敢当的起你正儿八经的主子。以后我问话,问的对呢你就答,问的不对你也别动不动下跪,我受不了这个。”

“夫人。”连珠羞愧的垂下头。

华裳摆手道:“算了,你叫得那么顺口,就叫吧。华夫人,哎,这个名儿我是背定了。发簪插好了吗?”

“插好了。”连珠赶紧点头。

纤纤玉指轻弹着珠玉穗子,华裳不觉失笑,倘或不知道的人进来,还真以为她被皇帝给那啥之后封赏了名号呢。

眼看着妃嫔们还在等着,华裳不便多耽搁,起身笑道:“走吧,去会会皇上的大小妻妾。”

扑哧。

连珠禁不住笑出声,看她似嗔非嗔的瞪过来一眼,到底掩口捂住。

一身华彩的出了内室,方才从水晶帘子里看外面还不算真实,这回面对面看着,华裳就有点吃不消了。

台阶底下,齐刷刷站了五六个宫装翩跹的嫔妃,身后几溜雁翅一样站立的宫婢,几乎要把德安宫的门给堵个严实,阵仗大的实在离谱。

香了口唾沫,华裳故作镇定的扶着连珠的手走过去,没等她站稳,五彩缤纷的妃嫔们就整齐划一的弯腰福了下去,丹唇素齿,煞是夺目:“给华夫人请安。”

咚!

脚踩的莲花履不经意歪了一下,慌得连珠使足了劲扶住华裳的身子,侧耳听她颤抖的问:“我该怎么回答?”

连珠呆了一下,才恍悟,赶紧低声说道:“夫人说平身就行。”

“哦。”华裳轻声应了一句,清清嗓子,“平身。”

顿时,从雁翅队列里走出五六位宫婢,各自扶着各自的主子起了身。

连珠见了也不等华裳开口,就自作主张的凑近她耳畔道:“夫人,该请娘娘们屋里坐了。”

屋里坐?华裳凤眸眯了一下,难道她们请完安之后,还要留下来喝茶小叙?

回首看着连珠紧迫的目光,猜想着这一关定然避免不了,华裳也只得入乡随俗,挥手道:“茅舍简陋,各位娘娘屋里请吧。”

话音刚落,连珠登时打了个寒颤,抬眼望着暗镶蓝底的洒金匾额,德安宫该是六宫里最为华贵的四大寝宫之一吧?这都叫茅舍的话,那么来请安的各位娘娘的寝宫,岂不就是……

无语的垂下头,扶着华裳小心的迈上台阶走回殿内,连珠留心了一下各位妃嫔的脸色,果然青红交错,就说嘛,这个德安宫哪里能用茅舍形容?

示意各位娘娘落了座,由太**中拨来的几个丫头,极为乖巧的端上了茶水,用的还是御赐的成窑五彩小盖钟。

华裳于此间礼仪并不懂多少,只觉得杯子好看,就端在手中不住抚摸。然而落在她人眼里,则又成了无声的显摆。

可巧,内里有个张良娣,未入宫之前也是个名门闺秀,见着华裳虽谦让了她们进来,然而进门之后一直言语寡淡,仗着眼下自己也是受宠的妃子之一,本就不把宫里谣传长的像仁德皇后的华裳放在眼里。现在看她这样,Xing子脾气一上来,直觉华裳怠慢了自己与诸位嫔妃,不免强出头开口笑道:“夫人好气色,是跟着太后在山上祈福,修来的福气吗?”

“啊?”华裳原本正在出神,这些娘娘她之前也没见过,谈不上交情自然没得话说,现今听见有人问自己,连忙回了神看去,一位身着鹅黄色裙衫上绣云霞练鹊纹的女子正望着她,巧目盼兮。

张良娣见她深思不属的样子,心头的火又多加了一把,重新说道:“妹妹是说,夫人气色这么好,定然是跟着太后娘娘上山祈福得来的咯,也不知道仁德皇后生前是不是也如同夫人一般貌美如花,夫人您说呢?”

我说个屁啊!华裳眉毛高挑,找话说也找的瓷实一点儿的,非得找个她不乐意听的说。

忍住翻白眼的冲动,华裳在下头一根一根揪着手指,似笑非笑:“原来娘娘也听说了吗?哎,此番得以遇见太后,真是小女的福分,原本只是鸡窝里的野丫头,哪里知道就会长成仁德皇后的模样呢?不说太后娘娘见了小女惊讶,就是小女自个儿看了皇后娘娘的画像,都觉得形如姐妹呢。若能因此博得皇上的欢颜,就是跟着太后永远在山上祈福,小女也心满意足了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被她一阵抢白的张良娣没想到会在她手上栽了跟头,秀丽的容颜变了一变,还要多说什么,一旁的孟昭仪见状慌忙拦住她,抢着说道:“夫人这般体恤,我想皇上该有福了。太后娘娘昨儿便派了人,往各宫知会过,要我们今早来拜见夫人,可见太后娘娘对夫人也是疼爱有加,实在是让我等欣羡。”

孟昭仪入宫比张良娣早,且官阶上比她高了一级,说话间到底是通情达理些,华裳听着心里也比之前好受多了,便笑道:“欣羡不欣羡的倒没什么,大家一处坐着,聊聊天什么的也不失为一件乐事,只要有些人不那么自讨没趣就行。”

她是爽直的Xing子,有什么就说什么,张良娣只以为她在暗讽自己,气的帕子都缴的不成样了,白白让跟着孟昭仪来的其他婕妤美人看了笑话。

孟昭仪久居深宫,自是知晓华裳是个好对付的人,你只要顺着她,保管威胁不到自己的头上去,当即又放低了几分姿态,含蓄笑言:“夫人既是如此说,以后妹妹常来与夫人聊天时,夫人可别嫌弃。”

“不嫌弃,反正地方这么大,谁爱来就来好了。”

痛痛快快的应下了允诺,孟昭仪等人齐声道了谢,又坐了一会儿,才辞别散去。

等着她们一走,华裳顿觉脖子都酸的厉害,直嚷着让连珠过来帮忙捶捶。

连珠赶紧叫了两个宫娥把桌子上的杯盏都收下去,才挽了袖子上前,一面捶着一面笑说:“夫人好厉害,说的张良娣都脸红了呢。”

“她脸红?我才该脸红呢。”舒服的转动了几下脖子,华裳说道,“空口白牙撒了弥天大谎,竟然还能面不改色心不跳。跟着太后去祈福?简直开玩笑,要是去了,我能让那个老秃驴胡说八道才怪呢。哎,连珠,你说刚才那个……那个什么嫔妃?”

“哦,是张良娣。”连珠好心提醒。

“对,张良娣。”华裳拍掌继续说道,“你说那个张良娣是不是笨死了?跟我较个什么劲儿,又不是板上钉钉的事情,我这入不入宫都两难说,她倒先来个下马威了。真当我华四小姐是豆腐捏的,碰碰就碎了?不给她点颜色,她还不知怎么排揎我呢。”

“咯咯……”连珠笑的手都放不到肩上,半晌停止住,才跟她接话,“张娘娘她们或许是嫉妒夫人吧。且不管夫人未进宫之前如何,一进宫就搬进了离承德宫最近的德安宫,那些娘娘岂有不起眼的?亏得夫人还算好脾气,换做脾气不好的娘娘,当场责难她们都不为过呢。”

“我敢脾气不好吗?”轻叹口气,华裳道,“人在屋檐下嘛,又比不得我自己的家,能打能骂的。再说了,她们毕竟都是宫妃,要是哪天抓到我的小把柄,治我个忤逆之罪,那可真是吃不了兜着走了。”

“夫人言重了。”

眼见华裳的身躯微微放松,连珠放低了力道,轻捶慢敲着说道:“您地位尊贵,那些娘娘再高也高不过您去。只是深宫禁地,讲究的就是一个六宫安宁,倘或太后娘娘知晓夫人今日的举动,也会赞叹夫人宽悯待人的。”

“太后娘娘知道?”华裳听她话里有话,回头瞅了一眼身后眼观鼻鼻观心的一溜侍女,这才明白太后把她们指派过来的原因。

长哼了一声趴在桌子上,华裳揪着袖子直叹可恶,引得连珠又是一阵好笑。

《芳华正茂》精彩评论:

简奥斯丁风格的19世纪西言,后记是全文精华,远胜正文。私货:我的单细胞钢铁直女思维完全不能理解弟弟亨利的萌点——给我的心理阴影导致我看到类似情节就生理不适——同样我也无法理解晋江评论区对子爵的批评,子爵不过做出面对潜在乱伦倾向的姐弟的正常反应,就被指责为冷血。雷克萨和牧师真可怜,竟然在作者(孔词)安排下喜欢这么一个视而不见的瞎子女主(华裳,张良娣),还被读者嫌弃。结论:晋江的恋爱脑全部应该被送去社会主义改造。

猜你喜欢

  1. 资讯小说
  2. 书库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